【曹荀】雪

清折:

即兴小段子,产一波,不知道是糖是刀。


大概只想表达“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想法吧,生死之间,一旦过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白茫茫的,干干净净的,如此而已。


--------------------------------------------------------


     入冬许久,也下起大雪了。


    纷纷扬扬的,也将繁华的城染成一片雪白。雪花纷纷而下,却打得并不狠厉,是暖的,很温柔。


    荀家还是往年那般,檐上积雪。宅内几树寒梅,被雪压着了,枝头垂了下来,却迟迟不肯低头。


    “啊……很冷了。”曹操这么感叹着,又忽然回忆起很多事。他隐约记得的,那年与荀彧初遇,也是这么一个寒冷的冬季。梅树被雪埋得剩了半截的日子,军帐里年轻的人与他相谈甚欢。


    但现在,他终究也是老了。在雾蒙蒙的时候,在雪纷纷而落的时候,他也看不清面前的梅树了。


    “老了,老了啊……”


    曹操如此感叹着,却恍惚听到一声回应,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却又让他觉得实在太过陌生。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那熟悉的声音在吟咏他写下的诗句,他想开口唤那人的名字,却又被缥缈的声音打断。


    “明公不老。”


    然后他终于发出了声,他唤那人道:“文若。”


    却见眼前梅树下有身影模模糊糊出现了,雪白的衣衫,像极了仙人。抓不到,不可追寻,却让他几乎是老泪纵横。


    那人回过身,依旧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感到那人在笑。


    “魏王,如今这天下,可如你所愿?”


    “我……”


    曹操想开口,但他一开口,却发现面前之人已不见了。身后却有几声小心翼翼地询问,几分担忧,几分不解。


    “魏王无碍?为何一人……”


    是荀恽,不论是容貌或是谈吐,都与他的父亲极像的孩子。而此时荀恽的表情,便正好像极了当年的荀彧。


    但他竟不想去回答荀恽的话了。


    “下雪了啊……”

    茫茫然间,仿佛听到了苍老的低叹。



评论
热度 ( 25 )
  1. DESIRE长生 转载了此文字

© DES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