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黄】不要随便接陌生人的电话(下)

Mocha清识:

前文链接:


全文字数1W5


----------------


第一次见面


 


春天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进来,天气很好,迷信地说,这是商业谈判的好兆头。


 


黄少天最后对着镜子正了正领带,脑海中忽然浮起不知名先生的话,“会好运的。”


 


希望借你吉言。


 


镜子里的他微微勾起嘴角。


 


顺利地打到车,一路畅通来到今天的目的地,黄少天下车,一抬头,便看到阳光下“轮回游戏”四个大字在熠熠生辉。公司名称后,紧跟着子弹和英文samsara组成的LOGO,特别显眼。


 


老板品味还不错嘛!黄少天赞叹一句,没做停留,快步走进楼里。


 


令他意外的是,等候着引路的并不是漂亮可人的秘书小姐,而是一位银灰发色温文尔雅的年轻男子。


 


对方见他望过来,大步跨到他面前,主动伸出手:


 


“江波涛,董秘兼商务总监。”


 


“黄少天,蓝雨商务总监。”


 


简单寒暄后,江波涛带着他七拐八拐,上了私密电梯。


 


黄少天几乎要被电梯里的装饰闪瞎眼,斟酌着用词:“不愧是周氏投资的,低调奢华……”


 


“黄总是想说有钱任性吧?”江波涛丝毫不恼,眨了眨眼,“我们也这样觉得呢。”


 


黄少天耸耸肩。


 


“其实外界说的不够准确,”江波涛笑了一下,“轮回和周氏的关系,要比投资关系,更紧密一些。”


 


“哦?更紧密?家族关系?”


 


“因为我们老板,是周总的独子。”这位董秘似乎毫不介意向第一次见面的合作伙伴透露老板的八卦,“不过我得替老板申辩一句,这……有钱任性的装饰,可都出自那位爱子如命的周总要求。我们老板是真的真的,低调勤勉踏实,您待会见了也一定能体会到。”


 


感情拐了个大弯聊八卦是为了吹自家老板,黄少天挑了挑眉,配合露出一个感兴趣的表情:


“听您一席话,蓝雨对未来的合作更期待了。”


 


虽然有江波涛一番铺垫,黄少天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轮回老板时,还是吃了一惊。


 


这位轮回老板,传说中的周氏独子,单论相貌,不去当明星实在可惜。当然了,人家这一身高冷贵气,和明星有云泥之别,准确来说,更适合被形容为一位教养得很好的小王子。


 


不过如果真是被那位宠子宠上天的周总教养得只会异想天开的小王子,这合作怕是谈不下去。


 


黄少天脑海中飞掠过种种判断,将惊讶和猜测藏到眼底,调整出一个善意又热情的微笑,主动去握对方伸出来的手。


 


“你好,我是蓝雨游戏的商务总监黄少天。”


 


“你好,轮回周泽楷。”


 


黄少天没注意到对方乍见他时的轻微愣神,但听闻周泽楷的第一句话,整个人几乎要顿住了。


 


这个声音,也太耳熟……


 


这一停顿,他忘记抽出手,只猛地抬头看向周泽楷。


 


倒是周泽楷反应更快,先把手抽回了。他眼里掠过一丝不明情绪。


 


黄少天跟着从尴尬状态恢复,正事要紧。他按下那丝困惑,掏出笔记本电脑,在商业沟通时,黄少天是另一种话少简洁风格。


 


他几下点开测算表和概念设计PPT,“那我们开始吧。”周泽楷已经在会议桌另一头坐下,意外于黄少天状态转换的干脆,闻言点点头。


 


江波涛过来帮黄少天接投影仪。双方直接切入正题。


 


这次的合作不同以往,以往蓝雨一般负责全部游戏研发和发行。


 


这次轮回有自己的核心引擎、开发团队以及IP内容,看中的是蓝雨策划创意、后期运营以及发行渠道上的协作能力。资金由轮回提供,蓝雨除了人力成本和渠道资源投入,没有其他负担,大部分风险在轮回。


 


最令黄少天吃惊的并不是轮回初次试水就勇于承担风险,而是……关于轮回老板周泽楷本人。


 


刚刚他没有听错的话。


 


整个核心引擎,是周泽楷研发的。


 


以及整个商业策划案,是周泽楷亲自拟的初稿,全程主导。


 


这颠覆了黄少天之前道听途说以及方才坐电梯时耳闻目睹后的判断——


 


眼下这位身姿端正挺拔,颜值超高的周氏独子,并不是什么含着金钥匙长大的温顺小王子,而是有独立思考能力,有着天才的计算机科研能力,即使抛开家族荫蔽也能在风雨里站住的苍鹰。


 


何况,个人因素而言,他实在不能不对对方心生亲近。即使对方看起来距离感明显——清冷的神色,掩藏得极好的情绪,只在关键时刻道出的寥寥言语


 


他们宛如一个赤道一个南极,如此反差强烈的两人,却总能在关键问题上共鸣。有数次黄少天的思路几乎和周泽楷达到神同步,他差点忍不住想和对方击掌。


 


另外还有个另他特别在意的地方,是声音,周泽楷的声音。


 


虽说正事要紧,但黄少天控制不住去核对不知名先生和周泽楷的声线相似处。


 


他又联想到之前喻文州对周泽楷的判断,联想到不知名先生的上海手机号,心中的怀疑越扩越大,不过好在,他眼下就有个办法证明此事。


 


谈判告一段落,江波涛唤来助理续茶。黄少天虽然话语精炼,但说了这么久也真渴,一口气喝下半杯,才缓过来,放松了神色望着周泽楷。


 


周泽楷竟然觉得黄少天那带着明显期望的表情有点像某些小动物。他垂下目光,阖上笔记本:“我没有问题了。”


 


老板开口,意味着这合作板上钉钉,接下来只差转化成白纸黑字。周泽楷甚至很贴心地示意江波涛:“明天拟好框架协议。”


 


黄少天不禁想起上一次某大佬答应他后迟迟不给后续答复,对比之下周泽楷和轮回的高效简直令人感动。


 


这样想着,他下意识地回望周泽楷,眼神里多了欣喜和感动。周泽楷接收到黄少天的眼神,目光轻微动了动。


 


这边黄少天喝完了水,得到了周泽楷的答复,便开始收拾物品,他先放好笔记本,然后是纸笔,接下来……他又快速瞥了眼周泽楷,收回桌上的名片——这是刚进门时周泽楷和他交换的。


 


手机号和邮箱一样,是名片上必有的元素。如果周泽楷就是那位不知名先生,黄少天一眼便能确认那串不长的数字。


 


他深吸一口气,将目光投向那张不大的纸——


 


但,竟然,不是。


 


那张纸上的确印有手机号,的确是186打头的上海号码,然而黄少天根本不用读完全部数字,只消看最后四位,就失望得彻底。


 


他整个人的情绪一瞬间回落下去。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周泽楷不是那位不知名先生给他带来的失落感,居然能压过谈判成功的兴奋。


 


黄少天的情绪起伏被周泽楷尽数收入眼底,他心中微动。


 


上周他就知道了黄少天将要上门到访。这本是一次意外的行踪泄露,一次谈判者提前认识的巧合,但不知为何,理智了二十多年的他,竟头一次在谈判尚未开始之前就生出强烈的偏心来——希望这次谈判能成功,实践他对黄少天说的那句“祝你好运”。


 


挂下电话后,他重新对蓝雨做了更透彻的调研和相应准备,比如,让江波涛将平时招待客户的咖啡换成了广州人可能更爱喝的清茶。


 


他想着即使谈判不成,至少也要在其他方面让对方心情好些。


 


幸运的是,直到一分钟前,两人情绪都不错。黄少天没有使他失望,他们的思绪如此合拍,也不是,这是他早应该知道的事实——就如他在之前那几通打错的电话里一样,思绪跳跃极大,变换灵活,总有些奇思妙想会让人忍不住抚掌赞叹。


 


这次现实中的商谈,无非是强化了周泽楷对这件事的认知。他们异常顺利地达成协议,以至于他说出让江波涛准备协议的话时,毫无疑问接到了江波涛投来的困惑眼神——周泽楷在商场上如此主动,破天荒头一遭。


 


眼下这样双方都心情舒畅的状态却因为一个人的突然低落而被打破,周泽楷目光在黄少天手上的名片以及黄少天沮丧的眼神里过了个来回,瞬间明白缘由。他有些哭笑不得地想,商业名片上印着的手机号竟然成了迷惑性的证据。


 


然而他的立场并不方便在此时告知黄少天,我还有一个私人手机号。他寻思着之后找机会再说。不料此时,黄少天却出乎意料地提问了:


 


“可以交换微信吗?”


 


交换微信方便平时拉个微信群讨论,或者交流文件材料,是商业合作时惯用的方式,周泽楷本想说可以,可有人先一步替他说话了。


 


江波涛已经起身,递过自己手机去,显得很不好意思:


 


“抱歉,我们周总不提供私人微信,请见谅。这是我的微信二维码,我们互加吧。”


 


周泽楷一愣,黄少天也愣住了。江波涛是唯一感知不到尴尬的人,因为他平时一直是这样替周泽楷挡掉类似需求。


 


黄少天加上江波涛的微信,本欲拎包走人,不过还是江波涛,在此时提了一个让周泽楷颇为感激的邀请。


 


“黄总,时间不早了,现在你回宾馆也堵车,要不要一起在弊司附近吃个便饭?”


 


 


第六个电话


 


说是便饭,却也没那么随便,江波涛选了轮回隔壁那家米其林三星粤菜,隔音极佳的包厢里,众人依次入座。周泽楷主座,黄少天挨着他。席间一番商业客套不提,黄少天全程心思不定,因为吃饭聊天,周泽楷难得得多说几句,黄少天又在他身侧,听得最是分明。


 


有了更多的样本,不论是用词顺序,发音方式,还是音色声线本身,怎么听都像是同一个人。


 


黄少天越想越困惑,困惑于他的全部直觉都宣示着他身边这位就是电波那头的不知名先生,但关键性的证据——手机号,对不上。


 


等等。


 


他灵光一现,还有一个办法验证。


 


黄少天借口去洗手间离了席,也的确去了洗手间。他下意识地掩上最外一层门,掏出手机来拨出那个印在脑海中绝对不会忘记的号码。


 


186XXX1179。


 


“嘟嘟嘟——嘟嘟嘟——”


 


黄少天呼吸不由得放缓。


 


“喂——?”接通了。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问出“你在哪”,就被话筒内外同步响起的同一声音错愕到。


 


他猛地抬头,周泽楷此时正握着手机推门而入。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第一条微信


 


“周泽楷,你瞒得也太好了!”这是错愕之后开启抱怨模式的黄少天。


 


“……”这是不知道如何回答,面无表情的周泽楷。


 


这并不能阻止黄少天继续表达自己的怨念。他角色和立场转换得特别快。确认对方身份后,他眼中的周泽楷已从“刚认识的轮回老板”变成了“想要好好相处的朋友”,因此他不免在语气中带上了熟谙和亲昵的意味。


 


周泽楷的面无表情对他来说再没疏离感。相反,黄少天抓住了周泽楷心中那一丝心虚,得寸进尺地提起要求——


 


“不行,你必须安抚我这刚坐了过山车起伏的心脏。”他装作不开心地吐槽,周泽楷在电话里尚不能拒绝他,此刻人在眼前,更拿他没辙。


 


“怎么安抚?”


 


“就去吃海鲜烧烤吧!你说过的那家。”


 


周泽楷有一瞬后悔自己为什么给黄少天推荐了那一家。


 


……


 


三小时后,周泽楷如约载着黄少天去“续摊”。


 


这家海鲜烧烤开在居民区,越到晚上,生意越好,光顾店铺的人从四面八方驱车前来,停车特别紧张。


 


好不容易找到的停车位在店铺的五百米开外,意味着两人还需要徒步过去。黄少天之前换了一身休闲装扮,机车皮衣里是一件单薄的T恤,被早春夜间的风一吹,冻得瑟瑟发抖。


 


他双手抱胸,恨不得把脖子也埋进去,牙关颤抖犹要面子:“上海的天气预报也太不准了!”


 


周泽楷笑笑,解下自己的围巾,递给黄少天。


 


“……你不冷么?”黄少天接过围巾,颇不好意思。


 


周泽楷摇摇头。


 


对方都这样说了,黄少天也不客气,保暖最重要。这条带着周泽楷体温的围巾被他三两下裹好,他终于回了点暖,偏过头来对周泽楷粲然一笑:“谢谢。”


 


明亮鲜活的笑容,让周泽楷一瞬间有些恍惚。夜色掩饰了他难得迷茫的神情,这是他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他和黄少天之间缘分,太像小说情节。


 


从第一次听到这人在话筒里爽朗的笑声,到实质性地目睹对方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他们只用了6次通话。他对黄少天种种无法拒绝,打破自己交往的原则,想要给出手机号和微信号,以及……面对这个笑容,自己也被感染到想要肆意地笑起来,这种奇怪又特别的心情,究竟为何物?


 


不过他也没时间思考更久,因为裹着他围巾的黄少天,已经跑到更远处回头招呼他:


 


“周泽楷,快来拿号,晚了就等更久了!”


 


他摇摇头,把想不通的情绪塞回思绪更深处,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两人最终拿到的是100多号,这意味着至少还要等1个多小时。黄少天不知从哪儿搬来两张凳子,学其他居民爷叔,排在队伍里坐下。周泽楷一愣,被黄少天拽着也坐了下来。


 


黄少天收了周泽楷的围巾,此时已俨然把周泽楷当成了好兄弟。店门口人声鼎沸,他大大咧咧地搭上周泽楷的肩膀,侧过头去在周泽楷耳边说话。


 


这种近距离的对话,对方温热的呼吸都能感知到,周泽楷有些尴尬,但想到身旁不是他人,是黄少天,他又觉得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两人各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也顺顺利利地聊了下去。


 


不知怎么说到了微信的事情。当下气氛里,周泽楷委婉地坦诚江波涛实在是个尽职的副手。他说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黄少天,意外的是对方神色未变,也没问他要微信。


 


等终于轮到他们,黄少天一口气点了满桌子,拿出一股势要吃穷周泽楷的气概,最后没吃多少就摸着小肚子壮烈倒下。


 


倒是周泽楷默默接过剩下的烧烤,在黄少天震惊拜服的眼神中,姿态优雅,有条不紊地悉数消灭。


 


买单自然是周泽楷,黄少天身高不及他,搭在他肩上看老板给周泽楷算价格,末了突然对周泽楷说:


“周泽楷,加个微信,我们AA,转账给你。”


 


周泽楷背对着他,肩膀抽搐,差点失笑,敢情黄少天还没忘记微信这茬,竟然找了个微信转账的借口来要微信。


 


这个人真是矛盾综合体……明明看起来外向直率热情,在相处中却时常细心到不行,了解他的在意点,知他与人交往时习惯保持距离,连要个微信都得给出合情合理的台阶……是如此这般内心温柔的人。


 


他想到,或许他也应该放下那丝防备,不管是处于项目合作必要,还是私交需要。


 


 


第一次心动


 


两人就这样成为了现实中的好友。


 


工作时间,一同为了项目开会加班,偶尔也在某些细节上争执。周末时间,周泽楷会响应黄少天的邀请,在上海周边打打高尔夫,或者一同去游泳健身。


 


不过这样公私分明的生活持续不了多久,很快,轮回和蓝雨的项目到了关键结点,两人加班日程变得骤然密集起来。


 


周泽楷此时才发现黄少天的另一面——全身心专注于工作,几乎可以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他不免想起当年在国外留学的自己,同时修着三个学位,也是这般几乎不顾及身体的疯狂状态。所幸那时他有贴心尽职的管家关注提醒,而黄少天现在……只有他去关心了。


 


于是夜宵的糖水,茶叶罐子里被悉数换掉的浓茶,间或替换的养生粥“外卖”……周泽楷的关心,一如他本人的风格,低调却落在实处,黄少天尽管精力集中于工作,对其他方面的感知迟钝许多,但这些如温水般浸润自己的温柔和体贴,终于有一天,让他感知到了。


 


那天加班得太晚,黄少天困到直接周泽楷隔壁的会客室沙发睡着。等他醒来,发现室内空调温度被调高,身上盖着周泽楷平时用的毯子,明明已是白昼,窗帘却掩得很好。


 


他鼻尖动了动,发现不远处的桌上摆着一桶保温壶。香味正是从那里漏出来的。


 


不用看也知道,这必定是周泽楷让助理从自己爱吃的粥店带的。


 


他起身,掀开保温壶的盖子,闻了闻,又盖上。


 


温暖的热气尚萦绕在他指尖。


 


是的,温暖。


 


就如那个初冬雨夜打错的第一个电话,那句关于合同的提醒,早春烧烤店前那条带着体温的围巾……


 


这一切,都属于同一个人,来自同一个人,阴差阳错中相遇,却因为奇妙的缘分紧紧和自己关联在一起的曾经的不知名先生,现在叫周泽楷的那个人。


 


那个,他喜欢的人。


 


黄少天深深叹了口气,缓慢揉着自己昼夜颠倒后犹然酸胀的太阳穴。


 


意识到喜欢上一个人,只要一瞬间,但这瞬间后跟着来的是无尽的烦恼,对方是直的弯的?要不要告白?如何把异地的两人的未来安排在一起?


 


他再深吸一口,将种种情绪压下,决定等项目结束后再处理个人问题。


 


不是打给那个人的电话


 


轮回和蓝雨齐心协力做事,项目推进得顺顺利利。眼看着游戏版本已经完成,市场和公关们按照业内经验,推算了游戏上线时间。由周泽楷定下最终的“良辰吉日”,大家便如火如荼地筹备起游戏发布会来。


 


时间窗口瞄准的是暑假档期,一旦能准时上线,预期整个假期空闲着的学生们将为游戏带来巨大流量和收益。


 


就在此时,一则坏消息从北京传来。


 


轮回送京审核的游戏版本被退回要求修改。


 


“游戏素材有多处问题。” 北京如是回复。


 


重新递交一次版本需要60个工作日,这意味着发布日期,赶不上了。


 


赶不上发布日期不仅是调整时间那么简单,之前投入的大量成本,渠道、宣传、公关,以及对内测用户的承诺……


 


周泽楷一夜没睡。黄少天作为旁观者,合作方,内心除了焦虑,却不知怎么安慰他。


 


他知道周家虽然在实业里颇有影响力,但隔行如隔山,文娱范围内也不一定能影响到北京。


 


周泽楷这一夜没睡,他也几乎睁了一夜的眼,末了,顶着眼底的血丝,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


 


“少天,你是以什么立场提这个要求?”喻文州语气严肃。


 


“……”


 


“轮回的前期款项我们已经收到了。之后就算延期,按照合同他们也应该支付相应的尾款,对蓝雨来说,轮回这个项目究竟能不能赚钱,并不重要。”


 


“……”黄少天还是没有说话,他说不出来。


 


喻文州的每一句都正确,如果作为蓝雨的项目对接人提这个请求,贸然利用喻文州私人关系,这必须是天大的人情了。然而人情有用,也得用在刀刃上,这次对蓝雨并没有多大利益影响,他如何要求喻文州一定得帮他?


 


然而喻文州还是太理解他这位好友。他之前听过数次黄少天对周泽楷的描述,从见面之前,到合作之后,黄少天在其中的心态变化,他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他的语气软了下来。


 


“你喜欢周泽楷吧?”


 


“……嗯。”黄少天闷闷地应了一声。


 


喻文州叹了口气,“我明天会和王杰希打个电话。”他竟然体会到要把黄少天嫁出去的心酸心情,“就当送你的红包了。不要错过自己的幸福。”


 


他人打来的助攻电话


 


两天后,峰回路转,北京传来新消息,之前工作人员将两款游戏混淆了,有问题的是另一款同名游戏,轮回这款没问题。版号将如期发放。


 


接到消息时,全项目组上下起立欢呼,周泽楷却在此时接到一个电话,他在彩带的碎屑里推门出去,没过多久,重新回来。他进门时看了黄少天一眼,神色晦暗不明。


 


这一眼,黄少天敏锐地觉察到了。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冲动,他直接朝周泽楷走了过去,问他:


 


“聊聊?”


 


一分钟后,两人站在隔壁会议室里,黄少天随手锁上了门。


 


一墙之隔是兴奋和喧闹,而这里的气氛诡秘又冷凝。黄少天开门见山地问周泽楷,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游戏又有问题?


 


不料这句话戳中了周泽楷,他猛地把黄少天推在门上,问:


 


“游戏又出问题,然后你再靠个人关系搞定?你很厉害啊黄少天,人情不是这样用的。”


 


“所以你在气我用个人关系解决问题?这明明是好事,结果是好的,最后游戏也能如期上线,人情不在这个时候用,还要用在哪里?”黄少天觉得周泽楷的怒气来得太莫名。


 


“你……”周泽楷深吸一口气,眸中情绪剧烈地翻涌了一瞬,又被他努力克制住,“我不是想怪你。”


 


黄少天盯着他,抿着唇,等他后半句话。


 


“抱歉,这是轮回的事情,我本该自己解决,不想麻烦到你。”周泽楷到底说出了心声。


 


可这句话反过来点爆了黄少天。


 


他正视着周泽楷,深深望进对方的眼眸里,恨恨地吼到:


 


“这不单单是轮回的事情,也是我黄少天的事情。”


 


什么叫也是黄少天的事情?周泽楷眸中晃过一瞬吃惊,然后就被黄少天后面不带喘气吼出的片段惊愕到僵在原地。


 


“周泽楷,都是男人,我直说了,我……我喜欢你!就算抛开喜欢这件事情,我们已经是关系紧密的朋友,并肩在同个项目作战的战友,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我为此付出自己的人情,有什么不行?”


 


黄少天吼完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一瞬间脸颊发烫,偏过头去不想看周泽楷的表情。


 


可下一秒,一双手缓缓捧住他的脸,跟着强势地将他偏过去的头扭正。黄少天尚未反应过来现状,温热的唇已贴了上来,唇面轻轻摩挲着他的,换他全身紧张僵硬。


 


周泽楷轻笑起来,放过眼前刚刚剑拔弩张气势惊人,现在紧张得如同某种小动物的某人,他越笑越厉害,笑到肩膀都在耸动,从未如此心情舒畅过。


 


黄少天还未有机会再说点什么,周泽楷又俯身过去,鼻尖贴着鼻尖,温热的呼吸一瞬又交融在一起。


 


“我道歉,收回前言。”他趁黄少天犹在发愣,又亲了亲对方的嘴角,笑着说,“当然行。不过以后,这样的事情一定要跟我商量。”


 


“……为什么?”被接连两个吻刺激到懵逼,黄少天目前大脑是浆糊状的,还在缓慢处理“为什么吵着吵着周泽楷突然就开始吻自己”这个命题。


 


“因为,对象之间需要互相坦诚。不可以背着我一个人做决定。”


 


如果不是黄少天说漏嘴的表白,他可能需要更久一些才能意识到自己的心情,但这也只是早晚问题——毕竟当他意识到自己确确实实也喜欢着眼前这人时,快速回溯的记忆让他想起第一次接到黄少天电话的那天。


 


生机勃勃,充满活力,直率又不容拒绝地闯入他生命里。


 


第一次打错电话后,竟然还能第二次、第三次自来熟地再次打来,而明明前二十多年生活规律独立极其讨厌意外的自己,也竟然没有拒绝对方的聊天邀请,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地建立了神奇的联系。


 


或许,从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他要因为这个生命中的意外而沦陷。


 


周泽楷再次笑起来,看着眼前终于反应过来,在抱怨自己不该突袭的黄少天,情不自禁地凑上去封住对方喋喋不休的嘴。


 


他的手指从对方的衣摆下探进去,理智尚存的最后瞬间,他无奈地想到一条已是马后炮的真理——


 


不要随便接陌生人的电话,不然你可能会不小心赔上自己,一辈子。


 


(Fin.)




 @甜糖山 你的点文!

评论
热度 ( 297 )

© DES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