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云】我回来了r18

茗琛:

*长篇大肉
*兔耳男友衬衫play,裸围play,浴室play,阳台play……部分略重口,注意避雷
*我回来了




     —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有想你,有多想要你。
     —我知道,因为我也。



     刚下飞机,韩信没有分出多余心思去呼吸祖国清冽的空气,灼灼的视线在密密麻麻的接机人群中扫视搜寻着。他眼睛一亮,温润的青年静静地高举着写了“韩信”两个大字的牌子,朝他这边微笑。

     他几乎是飞奔过去抱住他。

     久违的体温相融,韩信满足地埋头在他脖颈间,深深地吸气,嗅着他好闻的味道,哑声说:“我回来了,赵云。”

     赵云回拥住他,安抚般地拍了拍他的背,声音却也在颤抖:“欢迎回来。”

     “你有没有想我?”
     “你说呢。”

     “有,很想很想,想得快发疯。”韩信松开些赵云,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然后轻轻吻上了那簿软的、他日思夜想的嘴唇。

     “那是你……唔。”赵云下意识闭上眼,勾住了韩信的脖子,主动地回应着。他是不喜欢在别人面前亲昵的,何况周围全都是人。但此刻他什么都不想管了,他们已经分别得太久了……韩信说的对,他想他,想得快发疯……

     人群都沉浸在和亲人朋友的重逢喜悦里,几乎没人注意到他们。
     冬日的冷风还在刮,气温低至零度,机场各种声音嘈嘈杂杂。可他们却感觉四周真空,天地间只剩下彼此,和彼此的体温。
     很温暖……


   
     韩信吻得越来越深入,越来越重,好像要把赵云吃进肚子里,两人的唇瓣都红肿了。韩信的大掌伸进了赵云的大衣里,隔着里面的衣物胡乱地摸着。渐渐地,赵云感觉到下腹有个抵着他的东西在起变化……

     赵云猛地用力地推开韩信,面色潮红地喘着气,瞪着他。韩信看着胯间的小帐篷也是一脸尴尬,他咳了两声,决定耍无赖:“这很正常啊,你不知道我在那边,天天晚上做梦都梦见你……”

     “回家。”赵云打断他,耳根都红透了,却还故作一脸镇定,“回家……再说。”

     韩信心里一喜,却也乖乖地点点头。赵云把自己几乎及膝的大衣脱下来,跟韩信的外套交换穿。长长的大衣刚好能遮住韩信那个尴尬的地方。

     韩信没带什么行李,两人就坐计程车回家。



     韩信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有些感慨,“不过两年而已,变化真大。”

     “嗯,新建了很多地方。”赵云看着韩信英气逼人的侧脸,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你的变化也挺大的。”

     韩信转过头来,手掌覆住赵云还停置在自己脸上的手的手背,勾起嘴角看着他:“哪里?” 赵云被他看得心动了又动,也不知是不是被法国浪漫气息给熏陶了,韩信的眼神特别的深邃,五官也比以前好像更加立体了,线条棱角分明,硬朗朗的非常有男人味。

     见赵云不说话,“不管我怎么变,喜欢你这点是不会变的。”韩信倾前身体,又要亲他。赵云一掌别开他的脸,一掌威胁似地狠拍了下他大衣遮掩下的肿胀处:“别闹,回家。”

     韩信委屈,但韩信不说。

     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却十分煎熬。终于到了家——两人以前同居的公寓。


     赵云用钥匙开门,两人进了屋子。韩信换好拖鞋,看了下,还是他以前那双,“你没扔?”

     赵云把脱下的外套挂在衣架上,打开了客厅的暖气,“为什么要扔,你所有的东西我都留着。去洗个澡吧,换洗的衣服我一会给你拿过去。”

     韩信挠挠头发,一身风尘怪难受的,洗洗也好,于是他听话地去浴室了。

     赵云打开韩信的行李箱,将里边的衣服、日常用品等东西都整理出来。理着理着,他忽然发现了一个用蝴蝶结丝带捆着的桃粉色礼物盒。礼物盒上还写了字: To我亲爱的云妹

     赵云感到眼角有些抽搐。当他打开盒子看见里面的东西时,他已经不止是眼角抽搐了,他想去把韩信掐死。





     韩信半个身子都泡在浴缸的热水里,舒畅地叹了口气。热腾腾的水汽蒸得视线都模糊了起来,眼前一片白茫茫的。

     环境热带起了心头热,他想到了自己专门给赵云买的“礼物”,下体就起了反应,热流直窜。

     他迷起眼睛,仰头将脑袋靠在浴缸上,头顶明晃晃的白炽灯光在水汽的蒸腾下有些扭曲,渐渐地,竟浮现出赵云的脸。这张脸,这张如同明星一般、俊美无匹的脸,真的是他在国外那两年日日夜夜所思所想的。

     没有赵云的那两年,他只能通过视频和电话与赵云联系。可他工作很忙,他的公司刚上市,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而赵云也忙,赵云是一家热门报刊的总编辑。两人忙起来,就试过整整一个月都没有联系对方。

     他只能在梦里见到他。
     可这不是梦,他回来了,他再也不用思念赵云,因为赵云就在他身边……



     韩信很快就洗完了,他打开屏风门,看了眼空荡荡的衣篓,奇怪,子龙没拿衣服来吗?

     “子龙?”他扯开嗓子叫了两声,没有回应。

     韩信只好将浴巾围在腰间,出了浴室去找赵云。他那头湿漉漉的红发披散下来,丝丝缕缕地贴在蓬勃的肌肉上,连带着晶莹的水珠串儿,从胸前滑落到腹肌,又顺着腰腹的弧线淌进低腰的浴巾里,引人无限遐想。

     而赵云,穿着宽大松垮的不合身衬衫,衬衫的纽扣大开了一半,下摆长得能遮住大腿。一双修长白皙的腿光溜溜的,头上还戴着顶大大的粉红色兔耳,随着动作在摇晃。他正捣弄着一条自带毛绒绒兔尾巴的内裤,一条腿已经跨了进去。


     两人在卧室里互相瞪着。
     “子龙……?”“重言?”


    “你,你洗好了?”

     赵云一时尴尬得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放了,这兔尾巴内裤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脸登时红到了脖子根。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看韩信,却再也移不开目光。

     韩信的身材,以前有这么好吗?……
     以前韩信的腹肌最多四块,现在却有漂亮而紧凑的八块,整个人也比两年前壮实了不少。肌肉的线条流畅,散发着浓浓的野性魅力。
     相比起来一直疏于运动的自己真是……

     赵云不知道的是,他这副身体在韩信看来有多么的诱人和美丽。赵云没有什么吓人的块肌,皮肤白而紧致,整体比例恰到好处,有着属于男人应有的硬朗。而且他体毛稀疏,两条长腿除了淡淡的肌线和筋条在表面外就是别无他物。

     韩信的呼吸不可避免地粗重了起来,赵云也是。渴望对方的欲望不言而喻,想法心照不宣。

     “这衣服和这些玩意,”赵云心一横,打算也厚脸皮一些。他晃了晃头上的兔耳,又将兔尾巴内裤从腿上松脱下来,单指勾着甩了两甩,“是给我的,对吧。”

     “除了你,还有谁。”赵云脱内裤的动作有些大,韩信看见衬衫下摆内一片美好的肉色,眸底几乎要掀起狂风暴浪的情欲,他重重地喘了口气。

     赵云低低地笑,“我发现,重言你不仅是外表变了,内心也变得恶趣味了。”

     “你不是挺受用的吗?我还没说,你就自己穿上戴上了。”韩信笑得特无赖。

     “胡说。”赵云面上的绯红颜色顿时加深,“还不是将就你。”原本他对于这些情趣用品的确是感到很羞臊的,但是一想到对象是韩信,又想到韩信看见自己穿戴上这些东西时会有怎样的表情……他无奈地自嘲,喜欢一个人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思念喜欢的人是最可怕的事情。


     韩信没有再说话,他的目光变得越发深邃,他跨开步子,朝赵云走过来。

     赵云随意地丢掉手中的兔尾巴内裤,迎接韩信接下来的吻。

     卧室里暧昧气息渐浓,湿湿热热的烈吻让人头晕目眩,但两人都清楚地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做什么。
     
     

     

——————————
链接走评论
     

评论
热度 ( 832 )

© DES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