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2017 Stars On Ice 冰上巡演北京站全纪录By Cathy

cathy_sxch:

回到家打开Lo想趁着激动的心情写个Repo, 一打开看到瓶子写的Repo, 读完、叹服。我对于音乐的理解和动作的记忆可能永远也达不到瓶子那样的水平了。开玩笑,人家可是专业的。


所以还是磨磨唧唧闲话家常事无巨细按时间线做个流水账式纪录吧。


(写完之后发现前面太磨叽了亲们可以直接跳到Part 4.)




Part 1. 购票


八月份的时候我打算过去老普11月5号在圣彼得堡的那场生日演出,票都看了都开始研究座位了,然后一打开部门休假表,11月份的格子已经被同事们填得满满当当,已经完全没有给我请假的余地。真是收工前就差点哭出来。


后来听说老普要来SOI,也没有太大的期待自己能去,毕竟年尾是我们最忙最忙的时候。我那时候在微博上转抽奖送票的时候都是艾特于姑娘然后说,要是真抽中了你就帮我去看老普吧。于姑娘说:谢谢。但还是希望你自己能来呀。


到了真官方确定他会来的时候,我突然就心动了,忍不住了,想着:试试吧,万一请到假了呢,要是试都不试到时候肯定会后悔。然后,我在预售票开票的第二天向经理请到了假。语气诚恳、满眼期待、怕太多了不批就只请了三天。


但是,够了。


提前一天去,演出结束后一天回,演出当天攒好精神好好看演出。


虽然听起来好像很疯狂很烧钱,但是这样的机会、又还能有多少呢?




买票的时候也是纠结了一下是买 RMB1080 第一排的预售票还是卖1280两张的原价每张880的套票。于姑娘说:“你好不容易来一次就不要管我啦,你就买1080的首排票吧”。我说:“一个人看的话会不会很寂寞啊”,回——“你看到普皇的时候应该也顾不上沟通了吧,另外我觉得你周围大概率都是普粉”——“那你呢?会不会觉得孤独?”——“有演出看怎么会孤独”——“我觉得只有我们这群脑残粉才会买这个1000+的票”——“但是你获得了极大的心理满足”


豁然开朗。


对的,心理满足。再说和机票酒店比起来,票也不是很贵。




在11月8号晚上,预售票开放的最后一天,买下一张15号的首排票。之前在群里咨询了半天选南台还是选北台,结果在下单时忘记填备注——十分愚蠢。然后我私信微博小编,可以加备注吗,小编说可以的、我们会考虑下单时间和备注的意愿发票。


然后我尝试联络了大麦的客服,大麦的在线客服简直了:先是一个并不智能的人工智能反反复复回复了好几条一样的无用信息,千呼万唤终于叫来了在线客服之后,回答我:现在不可以补加备注,就算加了备注也没用,我们是完全根据订单时间发票的。


心累。然后就放弃纠缠了。


随缘自适的结果是如愿以偿收到了北台双号的票。发票速度很快。幸戳戳打算着和群里同是北双的妹子们一起喊Zhenya。




然后在12月8号,离演出还有一个礼拜的时候,我点开由于之前手机故障几天没开的QQ,在群里看到了一个大“惊喜”——北台双号的加座由于突发原因放不下来了,要换位置。


当晚估计微博小编也迷迷糊糊没知道最后处理方案,回答我的疑问时候只知道道歉没提出任何让人满意的解决办法。努力忍住了没有暴躁,但是挺失望的。而且心里落差超级大。交涉过程中,有一句话让我难过又无语——“接受退票吗?”


就好像,酒店Sales向一对要庆祝纪念日的小夫妻卖了一晚的特别套房,卖之前形容了好大一通这个房间景观有多么多么好、多么舒适多么难得,等快到入住日子了,酒店突然打电话给客人“不好意思啊我们其实没有那种套房了”


后来我问小编,不能像日本商演那样在场边加一排座位吗?回答是“中国的演出决不允许主办方擅自加座,这种意外事件导致的结果就算有人去消协告我们,只要我们拿着场馆方的证明消协也不会支持消费者的虚假宣传等投诉。但如果我们擅自加座,就属于违法了”


“但如果我们擅自加座,就属于违法了”。哦,原来不是没有特别套房了,是特别套房的水管突然爆了怎么都修不好只能和客人商量转别的房间。


只能妥协。我也不能逼着本来买到了首排的观众们换票啊。首体翻修前的最后一场演出遇上这事,也真是该翻修了。就当是攒人品了。


后来为了联系换票的事又前后给大麦客服打了五个电话。大麦客服就是你不问他们永远也别指望他们主动联系你……而且他们的介绍是“您好,我是麦XX”(那个XX是类似“独奏”“筱白”这种代号),而电话里你永远也听不清那个XX说的是什么,所以每一次我都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重复一遍,温水煮青蛙,到最后我已经能笑着非常流利地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换票了。


直到11号晚上电话里确认换座位到南双,我还要求大麦发一个确认信息给我。




Part 2. 机票&酒店


先定的机票时间,然后订了酒店。


机票的价钱比我想象中便宜,大概Monitor了两周,发现机票会在周末价钱高过平日,然后周日的晚上跳水。渠道的话,携程虽然不是最便宜,但也能排前三了,而且它放心呐。


订酒店是每次旅行最头痛的事。而参考上次冰上雅姿非常不愉快的经历,这次决定让自己住的舒服点。发现公司集团酒店的员工价还是非常良心的,不想烦于是就订了。


其实也考虑过日航的,但是上去看了一圈发现日航有一种打折房型,但是只有双床的,觉得非常流氓。但是日航那个位置是真的方便啊,下次如果再去首体看演出我考虑就订对面。特别如果又是冬天的话。




Part 3. 出发


13号晚上收工回家收行李、冲完凉之后发现时间还能赶得上机场快线,否则搭通宵巴士去机场的话就太绕太慢了(40min VS 2hr30min 的分别)。于是打算在机场睡几小时 (航班是早上七点半)。


原来深宵的机场也有那么多人——在椅子上睡觉!机场星巴克居然通宵营业,本来想去蹭个位子结果被站在Counter里的店员小哥吓了一跳。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位子,眯到凌晨四点多被冻醒了——果然凌晨四点是一天中气温最低的时候。


在飞机上安稳稳睡了一路,在北京机场激动地汇合了于姑娘!十点多到机场接我的于姑娘,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14号在和于姑娘吃饭——聊现役选手和本次冰演嘉宾——回酒店睡觉——逛街买娃娃 中度过。


本来想要给老普送花的,后来发现Roseonly原来那么贵,而且感觉花必然是要在后台或者蹲酒店的时候送的,如果送不出去太尴尬了。所以买了娃娃。想着娃娃总归是能扔出去的嘛。然而……(后面你就知道了)




15号早上check-out第一晚的酒店,然后去到第二晚预定的酒店(嗯我知道挺折腾但人家14号满房了我也没有办法)。安顿好之后去日航找汩大领SOI的卫衣和徽章。


结果、结果老大把我的尺码记错了……


然后我就强行把自己塞进了S码的衣服里……非常暖和


15号白天的体感温度要比14号高很多,但是到了晚上又是寒风刺骨。




Part 4. 入场


我大概6PM多一点就到了、找大麦的联系人换票。隔着栏杆接到新票确认了是南双二排之前确认过的位置才把自己手中的北双票交出去。


找大麦联系人的路上,有一些换票的组织,还有扫码关注就送票的,门口有一堆问“要票吗要票吗”的黄牛。


冷是冷的,但我真的感觉心在激动地飞扬。


进场的时候也就六点十分左右,看台上基本还没有人,冰场上有表演嘉宾在自行联系。看到了清姐佟哥、Jeffery、十块钱、飞猪、Katia、AS。场地似乎在试音响,就随机放了一些表演中要用的音乐,然后,十块钱可逗死我了,他真是,谁的音乐都跟着合乐。感觉大家在练习的时候都滑得好快,比在表演/比赛中滑得要快。


工作人员在观众席上蹿下跳给一些座位上随机塞娃娃,就是那个白色的小海狮。


后来选手们退场了,现场开始试灯光+扫冰。观众陆陆续续进场。


横幅挂起来了,有摄像过来拍了横幅,感觉幸福而自豪。


北单、南单的加座席看起来坐的满一些,南双的加座席只有第二排坐满了,甚至第三排都不满。但是后来出现了一些大爷大妈。


开场前和于姑娘在冰场前合了影,抱着那只北极熊娃娃。




Part 5. Show Time


这是一场表演嘉宾都准备得非常认真、滑得非常投入的冰演。


陈露和女儿以及四个小女单以及一群刚能上冰的小孩表演的梁祝开场,以及下半场开场庞清佟健滑冰学校的小孩儿和清姐佟哥一起表演节目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主办方想表达“传承”这个意思。蓝衣服的小小双和清姐佟哥追光灯位置转换的时候,就像电视剧里的常用镜头切换手法,小孩子一下变成了大人。


开场舞灯光亮起来之前,一眼认出滑在最前面的媚娘和靠近南台这边的DR,其实基本上仔细看身形就能知道谁是谁了。


对着节目单说一些我记得比较深刻的点吧。开场舞结束后,一个小小的身影带着帽子滑上来,追光灯还没上来,于姑娘小声“那是谁啊?”我“当然是谭总了”。Miki上半场红裙西班牙舞《malaguena》媚动下半场《human》抒情。DR表演了带凳子的那套表演滑。Jeffery的《Cry Me A River》于姑娘说在步法中看到了《巴散》的影子,我好久没看巴散了听她一说是有点像,Jeff永远笑容那么大,看着真暖。而下半场的《Uptown Funk》撩得很外放了,基本全场一起打节奏。AS谢幕之后,群里姑娘们那一声清亮的Adelina,我记得比节目还深刻:D。我:“这么看AS的身材也还可以嘛”于姑娘:“你对于一个现役女单的身材要求已经这么低了吗”五个穿着纯色撞色衣裤的男士出来蹦蹦跳跳加上Jeff实力搞怪《The Walker》这个节目还是看得比较欢脱。飞猪的两套节目其实我看得不是太懂。


Katia 46岁了还能跳2A,我记得GG当年最难的动作也就2A吧。是不是表现力这个东西真的滑得时间越久越精湛?46岁的Katia, 滑《Carmen》滑到我精神振烁,而下半场的《Hometown Glory》让我好像隔空给她一个暖暖的拥抱。


清姐和佟哥感觉和两年前也没什么变化,滑起来还是那么美,用了几个两人的经典动作,很有回忆感了。小白媚娘的下半场《Adagio for Strings》滑得悲伤而投入,情绪那么饱满,看到我起鸡皮疙瘩。


最后来说老普。


上半场的时候,我正转头看旁边再旁边的姑娘准备的俄罗斯国旗,后面于姑娘大叫一声,我赶快看场上——一头金毛亮闪闪地飘了出来——哦原来他上半场不压轴啊。站定、开场。盯衣服——啊很好很好,是黑色衬衫——不是透视的。音乐起,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合拍、那么恰到好处。《Nesson Dorma》或者说《图兰朵》有很多人演绎过,但老普的版本我觉得是芭蕾风最强的一版,带着浓浓的个人风格和强大的个人气场。这一场,对着南双看台有一个深情凝视的伸手,滑过北台的时候有一个流畅自如的提刀燕式。所到之处,尖叫声掌声不断。如果真有这样一位王子,杜兰朵公主还会那样冷酷而挑剔吗? 感谢他加演了这个节目。


下半场最后压轴的《Sex Bomb》,其实这个节目我已经看了挺多次了,各个版本不尽相同,总体感觉就是“骚气”啊“撩”啊,非常适合调动现场气氛之类的。反正老普一直是美的时候很美深情的时候超深情逗B的时候你也逗不过他。什么现场脱衣脱到只剩内裤啊,展示(海绵)肌肉啊,冰上俯卧撑啊,看得次数多了也没有什么。比较深刻的是他滑到四个区的挡板前面分别互动一次,还有——


在快滑完的时候,看他带着寻找又有点想搞事情的眼神过来了,然后,他翻过了挡板直接跳到我们前面的观众席围栏前——并张开了怀抱向前伸着!脑子空了一秒之后随着周围人一起拥了上去,然后,抓了抓他的手臂——没有肌肉装的小臂!不确定他是看到了国旗还是看到了横幅还是看到了汩大(还是都有)才跳过来了的,在日本演《Sex Bomb》时候观众就坐在冰场边他可以直接跨进观众席抱着贵妇跳舞,而首体的挡板这么高而且观众席首排前还有围栏,他居然,也跳了!


虽然翻围栏的时候被卡了一下、翻上来之后还被保安拦了一下。但是,十分可以了!十分满足了!


SB表演完之后把现场发的小海狮娃娃抛了出去(转播还给了镜头我之后才发现),大熊想留着蹲酒店的时候亲自给他(if possible)。这里想说一下现场工作人员不知道是脑子有坑还是怎么了,刚开始不让扔娃娃,不懂他们冰童也准备了还现场发给了观众玩偶为什么不让扔,老大和他们交涉说“选手表演结束后观众是可以向冰面扔娃娃来表示喜爱的”而对方回应“这是表演而不是比赛”我:…… 不过最后还是扔出去了,而且最后的时候那个女工作人员还送回了首排几个妹子扔的特别大的娃娃。(他们大概是没有办法把玩偶交给表演嘉宾吧我只能先这么认为了)


Finale本来说没有普的,和周围人都等着看集体舞欢脱一下就散场,然后就看到大爷一个箭步冲了出来,从表演入口(西台前)跑到东台挡板边缘!大爷你要不要一晚上来这么多惊喜!


哦对,感觉他还刮了胡子并打理了头发,场上感觉很年轻。不能满意更多了。


最后嘉宾们绕场一周,和每一位滑过的嘉宾挥了手。




Part 6. 蹲酒店


结束后跟着老大以及带国旗的小姐姐一行六个人过天桥去酒店等老普回来。一路上老大说他一般会回来的比较晚,上次等了半小时他才回来。


然后——也就在酒店大堂站了两分钟吧,一个穿着蓝棉袄的身影从门口进来了!造型就是带着衣服的帽子和Ins上那张图是一样的——我竟然还看出了、一点时尚感?


一起过来的姑娘们在轻松的闲聊似乎没有看到他,我叫了两声Zhenya(发音应该是不标准的、中学第二外语学的那两下子早还回去了),然后他停了下来,然后大家就冲了上去了,两个妹子拿出明信片要签名,普签名的时候可能明信片签不稳(或者妹子激动得手抖),说“Hold,hold”,然后在旁边的筒子们就帮他托住。然后我也打开(粗制滥造的)秩序册他的那一页请他签了一个名(圆满!)。还和几个妹子合了影,我刚想上去求合影的时候老普已经摆手和大家说“See you tomorrow”了,整个过程非常快。


而我的那只大熊,我试图向他递了三次,被他——无情拒绝……他可能是嫌太大了吧我猜测毕竟他当时手里还有一束花呢。


普刚上楼,就看见瓶子他们拎着6.0灯牌进来了。啊北京姑娘们都好高啊,目测至少170以上吧(羡慕),瓶子给Sasha准备的礼物也是超级用心了。你看瓶子就机智地准备了一个小的便携的礼物我就没经验傻乎乎带了一个大熊还得再带回来(叹气)。


然后我就准备回自己酒店了,刚往门口走的时候发现了站在门口不远处正给粉丝签名的Katia,过去打了招呼要了签名说了“Thank you for the performance!”。Katia一直有一种温柔的力量、一直微笑着,签名也签得超认真。之后又三个俄粉过来组织合影我就让出镜头了。


在门口等车的时候还看到了差不多同时间回来的Jeff、飞猪、和十块钱。Jeff一直很明媚的样子。有谭的粉丝跑过来叫“Denis!”并给他献了一束红玫瑰,谭总似乎和她们商量了两句是不是把行李先放上去会比较好。


也是在我等车的时候(没想到帝都的晚上打车如此困难、礼宾部小哥说就是挑活儿很严重),谭总又下来了,和粉丝们走进了大堂旁边的咖啡厅坐下闲聊(感觉是很熟的粉丝但也是很宠粉了)。


然后我就回酒店了。后来大概在群里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大家都很鸡血。




Part 7. 花絮


演出的时候我的旁边坐了一对小夫妻,状态是老婆负责花痴老公负责拍照+扔娃娃,那位男士的手机拍场上超级清晰啊,表示羡慕,我尝试拍照之后发现拍出来都是模糊糊的一片灯光、之后就放弃了,而且太激动的时候也想不太起来拍照。想拍的时候非常希望自己有一部vivo X20,可以逆光也清晰,照亮他们的美。


前半场有一段钢琴独奏,气氛非常尴尬,我不懂一场冰演为什么会有钢琴独奏这么个环节,大概类似演唱会上请一位跨界嘉宾过来助演?


16号晚上第二场据去到现场的冰迷场报,要比15号晚上上座率好很多。也看到了大家打开手机手电筒挥舞的场面,堪比演唱会应援。15号只有稀稀拉拉的几点手电灯光。


16号老普在《Nesson Dorma》中插入了《尼金》的动作,表示非常想看视频了。


老普在第二场又翻了挡板,在南台双号差不多的位置。这次没有被卡住,很顺利!保安也没有拦(看来第一场之后主办沟通得还可以)。老普这次就坐在护栏上、张开了双臂“来吧!进来朕的怀抱吧!”——妹子们当然是冲上去了。


后来有一些亲们去机场送机,据说心情蛮好、带走了一大堆玩偶(我抱着我没有送出去的大熊沉默)。开心就好!蓝棉袄套同花纹红帽衫也没什么的!保暖就好!




Part 8. 关于尼金


之前说为冰上盛典准备了《尼金》,结果今年冰上盛典取消了。


后来采访中说会在中国滑《尼金》,主办方给出的第一份节目单也是《尼金》,但最终还是在演出前一天确定改了《今夜无人入睡》和《Sex Bomb》。


我本来觉得我会有点遗憾的,但并没有。现场离那么近看到他就很知足了,何况还意外收获了他跳进我前面并抓到了他这么一个大礼包。


《尼金》,如果以后他有时间有经历去练去编排,我就希望能看到视频就好了。之前看到Vera姑娘Ins上放出的生日秀彩排里《Storm》里加了《尼金》的片段,我都激动了半天,估计要是真有哪天他老人家真的重演尼金,我会直接激动哭。




>.<


终于要磨叨完了。


总的来说是一场很圆满的冰演观看经历。虽然准备过程波折,但嘉宾们太给力!我也是用出了不知攒了多久的运气吧。


希望还有下次的话,退役大Show或者什么的话,能早一点确定时间,这样我也就能早一点请假了。


—— 完 ——



评论
热度 ( 29 )
  1. DESIREcathy_sxch 转载了此文字

© DES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