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亚普】【ABO】尽如人意

希贤:

AU设定,所以有些东西有改动。以及,熊的项链肯定没那么长。第一次写肉。(捂脸)码肉间隙复习圣300,觉得自己好污……

性别偏见的确是存在的。即使在科技发展人权进步的现在,花样滑冰依然是omega的天下,正如足坛被alpha占据。亚古丁有理由讨厌这样的现状,因为他在少时遭受过的嘲笑,也因为他唯一的对手正是一个omega。所有媒体都爱把他俩凑作一对。如果是同性,你和对手会被视为双子星,然而你们是异性,于是连国家电视台也热衷于畅想一个不可能存在的花滑宝宝:一个小亚古丁娜还是一个小亚古丁?或者来一对龙凤胎一步到位?尽管两个当事人见面都不想在对方身上浪费哪怕多一句客气话。

  说真的,这群媒体人没意识到他们的脑补有多俗套吗?这种故事应该出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浪漫小说里,包着傻兮兮的粉红色书皮,在二十一世纪的图书馆库房里积一堆灰。不幸的是,绝大多数人并不像亚古丁这么想,连胡编乱造他俩绯闻的小报都会卖得格外好些。供需关系复杂不可解,只能说好事八卦大概是人的天性。

  而且有时候好事的还不只是媒体。他默默诅咒着主办方。普鲁申科和他在一个等分区。他知道他也不怎么满意——尤其在摄影机有意专注于他们时。他全部的反应是低头摆弄玩偶,淡金的头发垂在脸侧,挡住了大部分表情,只露出一节苍白的后颈,淡蓝的血管隐约可见。亚古丁能闻到从那里传来的玫瑰香,在抑制剂的掩盖下依然甜美,明明是很普通的香型,在他身上就格外令人难以忘怀。

  他对他的气味很熟悉。在他没出走之前,在他们还共用一块训练场地时,在他们还算是朋友时,他经常能闻到。外人奇怪他俩的对立,但实际上他自己也不清楚,莫名其妙地,从朋友变成陌路人再到隐隐敌对,握手都嫌太亲密。

  这大概是竞技体育难以避免的。面对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即使清楚竞争只存在于场上,那种敌对情绪多多少少会留下痕迹,何况他们的情况更复杂。他知道为了表面功夫也许应该和他寒暄一番说说场面话,但何必呢,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尴尬关系。今天等分区这一幕无非是和领奖台上的合照一起,成为他们不和的又一重见证,做小报爆料的注脚。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66836

毕竟事事也不能尽如人愿嘛。

评论
热度 ( 55 )
  1. DESIRE希贤 转载了此文字

© DESIRE | Powered by LOFTER